币圈网-最新比特币,以太坊,虚拟数字货币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币圈网 > 货币 > 正文

ETH黑暗森林不再黑暗 明牌MEV到底好坏?

09-21 货币

2、联合者

Archer DAO中主要有三个角色,提供商(Suppliers)、矿工(Miners)与流动性提供者(LPs),提供商主要提供方案,他们大多是由一群科学家组成,很精通链上的业务与套利机会,他们会为Archer的套利体系提供方案,告诉矿工该怎么样获得套利机会,而矿工因为自己处在食物链顶端,因此可以把提供商提供的套利机会最大化的达成,然后流动性提供者主要通过提供资金来参与整个环节。

伴随参与的提供商愈加多,那样可以捕捉到的套利机会也愈加多,伴随参与的矿工愈加多,那样可以打包到的买卖也会愈加多,也就意味着可以达成的套利机会也就愈加多,所以伴随Archer DAO生态的进步,在这个生态里的矿工的收益也会愈加高。

举例,在sushiswap上8以太币可以兑换0.112YFI;而在cream中0.112YFI可以兑换3,940美元C;而在Uniswap上,3,940美元C可以兑换11.35个以太币。在这个套利买卖中,一共可以产生3.35以太币的收益,其中1.675以太币分给矿工,而1.675以太币分给supplier方案提供者。

而大家知晓,矿工算是整个链上套利食物链的顶级捕食者,他们参与到套利和清算中,是大概给整个ETH生态带来额外有哪些好处的,其中之一就是提升去中心化的金融的性能与通过压制抢跑机器人而致使更少的抢先买卖。

因为清算更为准时高效,可以减少借贷等市场的抵押率;不同DEX之间的价格愈加趋于一致,代币有更好的价格发现;也会致使更少的抢先买卖,由于抢先买卖的机会更少,可以通过私有途径提交买卖。

从这个角度看,Archer可以通过将矿工和方案提供者与流动性提供者联合起来,在达成更高收益的同时,也顺带净化去中心化的金融环境。现在借助Archer系统的去中心化的金融项目包括Sushiswap、Uniswap、Cream、AAVE、Balancer、Compound、mStale、DODO、Curve、Oasis等,这部分去中心化的金融项目借助Archer可以达成更准时的清算、代币的价格发现、更少的抢先买卖,从而带来更好的客户体验。这也是为何去中心化的金融项目想跟Archer合作是什么原因。

大家觉得Archer DAO这个项目的确从逻辑上是自洽的,但从实质运行上看,有两个重点:

是不是有足够多的方案提供者,由于好的方案者也可以选择自己来套利,接入Archer DAO是可以借助矿工的价值,但同时也会分出一部分收益,所以对于方案提供者而言,势必有一个利益平衡的考虑;

头部矿工的参与度,矿圈是一个小圈子,矿工们彼此也很熟知,假如头部矿工联合起来,并且借助一些优势方案,则完全可以打造起一个比Archer DAO愈加厉害的生态,而且这部分矿工资金足够,对于流动性提供者的需要非常低;

当然并非说Archer DAO没价值,它可以把矿工引入进去就是一个很革新的想法,而且假如生态进步够快,并且可以拉到一些大矿工入局,那样积累起来的先发优势是大概让它在以后成为ETH生态最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1、引言

ETH生态已经进步的犹如一座现代都市般成熟,各种去中心化的金融协议、NFT协议就像一座座高楼大厦,但绚丽多姿的城市中依旧有很多不为人知的角落,这便是ETH黑暗森林。

黑暗森林的定义源于于《三体》,《三体》中是这么描述黑暗森林的:“整个宇宙就像一个黑暗森林,不一样的种族就像不一样的猎人一样潜伏着,一旦发现别的猎人的动静,因为并不知道其他人的意图,那样唯一的选择便是消灭那个暴露的猎人。”

这和ETH现在的状况极为类似,在ETH上,用户发起一笔买卖,这笔买卖会在整个由ETH全节点组成的P2P互联网传播,并且买卖的内容完全透明,这意味着任何互联网中任一全节点能看到绝大多数买卖的买卖内容。简而言之,任何用户的买卖对于节点运营者来讲都是「明牌」,他们可以看到这笔买卖的所有信息,包括发起买卖的地址、买卖数目、买卖gas费。而大家知晓,在ETH上,矿工对于买卖打包是根据gas费从高到低来排序的,这也就意味着,当有人得知用户某笔买卖的gas浪费时间,完全可以通过调整自己gas费的高低来主动控制我们的买卖顺序。

由此,ETH互联网中会出现几种破坏买卖发送者预期和体验的状况(一般被认定为某种程度的 “攻击”),通常这种都是由机器人发起:

1.抢跑(front-running):指通过让特定买卖在同个区块中排在目的买卖(被攻击买卖)前而获利,主要针对清算和套利买卖;

2.尾随(back-running):指通过让特定买卖在同个区块中排在目的买卖后而获利,典的针对对象是信息输入机制(预言机)买卖或大单买卖;

3.三明治夹击:上述两种攻击形式的结合,让目的买卖恰好夹在两笔特定架构买卖中间,从而获利。三明治攻击大大拓宽了可攻击的范围,就算是一笔一般的 AMM DEX 买卖,都大概成为针对对象。攻击者的第一笔架构买卖制造更大的买卖价格波动,待目的买卖实行完之后紧接着实行第二笔架构买卖,换回发动攻击的代币完成获益。

以 Uniswap 为例,其价格模是 x * y = 常量。比如初始 x = 10,y = 10,那样常量 = 100。那样当:

用户 A 用 1个 x 买入 y。此时 x = 11,y = 9.09(x*y=100),用户 A 获得10-9.09= 0.91个 y;

用户 B 用 1 个 x 买入 y。此时 x = 12,y = 8.33(x*y=100),用户 B 获得 9.09-8.33=0.76个 y;

用户 A 卖出所有 y。此时 y = 9.24,x = 10.82(x*y=100),用户 A 获得 12-10.82=1.18个x。

可以看到,只须用户A可以抢在用户B之前完成买入的动作,那样一前一后可以完成一笔0.18个x的套利,当然实质状况不会有这么大的价值空间,但只须收益可以覆盖gas费的本钱,便必然会有机器人来套利。

从一定量上来讲,链上如此的套利机会很多,但正是因为机会多,所以也有愈加多的机器人专门用来套利,这就渐渐形成了一个黑暗森林,就是当你运行一个机器人程序时,你并不知晓你是猎人还是别的猎人眼里的猎物,由于当你在套利的时候,也大概有别的套利机器人在等着套你。

机器人和机器人之间还算是公平角逐,由于毕竟是在技术维度上的角逐,但当矿工参与进去时,整个格局就完全不同了,由于矿工对于打包买卖有最后的决定权,所以在这整条食物链上,矿工就是那个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男性,这条食物链大概是如此的,矿工吃大机器人,大机器人吃小机器人,小机器人吃一般用户。

如此一个套利格局对于一般用户的伤害最大,之前去中心化的金融爆发致使不少一般用户形成了链上买卖的习惯,但真的致使gas费激增是什么原因还是在于这部分机器人为了套利而致使gas费被不断推高。之前Flashbots的成功运行把不少机器人吃掉,也使得gas费减少了下来。但从整个ETH的进步来看,gas费过低对于整个互联网安全也是有问题的,这个根本缘由在于ETH的互联网安全是需要矿工来维护的。

现在ETH矿工的收入源于两部分,一部分是区块奖励,还有一部分就是gas费。伴随EIP1559的推进,矿工的收入大概率是会降低,假如后续以太币的价格也下跌,必然会致使不少矿工的收入赶不上本钱,这时势必会有一部分矿工退出互联网,这也会间接影响互联网安全,因此怎么办这个问题也是ETH生态进步的一个核心。

具备代表性的以Archer DAO正在寻求MEV和一般用户之间的利益平衡点,它的核心逻辑就是将原本被套利机器人掠夺走的利益通过肯定的方法让渡给矿工们,如此做等于是把对ETH生态没太多好处的套利机器人从整个生态中驱逐出去,再把这部分的利益给到矿工,让矿工依旧有动力保持互联网安全,同时因为EIP1559的推进,一般用户的gas费也会减少。

版权保护: 本文由 币圈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cosmeticosnaturalesdosmy.com/huobi/43.html

网站介绍币圈网
币圈网为币圈提供每日最新比特币与以太坊等虚拟货币新闻资讯,数字货币行情报价分析,市场动态以及交易所官方公告快讯,区块链项目投资分析评级等币圈财经新闻、数据与服务
  • 文章总数
  • 5242访问次数
  • 标签